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旧版网站

通州孝老爱亲之星——蒋永富: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

信息来源: 南通女性网 发布日期: 2019-10-14 字号:[ ][打印内容][关闭窗口]

微信图片_20191014103228.jpg

沿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,走到路的尽头,可以看到三间平房,这就是蒋永富的家,门口错落有致的田块,郁郁葱葱的作物,把这个小家庭衬托的格外温馨,蒋永富正在田头辛勤的劳作,家里的两亩三分地全靠他一个人打理,他匆匆忙忙的把田里的秸秆堆起来,因为他还要赶回家给自己卧床不起的母亲做饭。

蒋永富今年64岁了,是通州区兴仁镇阚庵东村一个普通的农民,在他2岁的时候,亲生父母去新疆支边,留下来年幼的他生活在民新村的托儿所里,那里的孩子很多,大抵都是和他一样的情况。蒋永富就这样无忧无虑的度过了自己的童年,10岁的时候,托儿所解散,父母远在新疆,甚少联系,孩子们被村民们纷纷认领,组建了新的家庭,他遇到了自己的养父母,一个特殊的家庭,父亲蒋德清是一名残疾军人, 母亲蒋哑子因病不能开口说话,善良的夫妇没有孩子,把蒋永富视如己出,对他呵护有加。“小时候家里很穷,都是住在牛棚里,没有床,没有吃饭的桌子,但是母亲却把我照顾的很好”现在蒋永富回忆起小时候的生活,仍然觉得都是苦中作乐,他说妈妈的手很巧,她虽然不善沟通,但是却心灵手巧,在裁缝铺里看到师傅在裁剪衣服,因为没有钱找师傅做,后来自己就学着回来依葫芦画瓢,做的有模有样,那时候,饭都吃不饱的年代,母亲硬是在过年的时候用土布做了一条新裤子给他穿,到现在他仍然记忆深刻。

1996年,蒋永富的父亲旧病复发,在战争中中弹的肺部再一次感染,父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医生说治愈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,很快,父亲就走了。原来并不富裕的家庭失去了主心骨,母亲坐在地上伤心的哭泣,蒋永富知道这个家庭只有靠自己撑起来,以后的日子,他将和他的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。父亲走后,母亲的心情一直很低落,寡言的母亲,脸上甚少出现笑容,因为没有办法用言语沟通,蒋永富就变着法的带母亲出去散心,和她打手语,逗母亲开心。渐渐的,母亲逐渐走出来阴霾,也不会偷偷的躲在床角哭泣。蒋永富想,往后的生活,他一定会对母亲好,给他养老送终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4161240.jpg

意外总是不期而遇的,2013年,母亲在田头做事的时候,不小心滑倒摔了跟头,躺在地上不能动弹,蒋永富马上把妈妈送到南通的医院,但是因为母亲年纪大了,摔跤导致盆骨碎裂,没有办法进行手术,在医院断断续续看了半年,每一次蒋永富都会去找热心的邻居,开车带母亲去复查,但是母亲的身体一直没有好转,医生说,可能蒋哑子以后的生活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。母亲也料想到这个结果,伤心的哭泣,蒋永富打着手语,说妈妈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。

刚开始的时候,生活总是很凌乱的,因为母亲躺在床上,生活不能自理,蒋永富也不能出去做工,只能靠种田谋生,家庭收入微薄,母亲看病时留下的负债,家庭只能依靠政府救济来维持生活,母亲不会说话,有时候遇到内急,蒋永富门口田头做工,好几次弄到了身上,母亲的脸上漏出了惭愧的表情,蒋永富安慰母亲,打着手语告诉母亲,都是自己不好,没有及时听到,他打好水,抱着母亲给母亲擦洗。为了让母亲不再尴尬,他学着医院里的设备,去集市上买了小铃铛挂在床头,只要母亲有需要,摇着铃铛,蒋永富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儿到母亲跟前。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,母恩深似海,终生难报还。老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,孝敬父母,也是我们每个人做人的本分,是天经地义的,终归到底,还是要感谢政府。蒋永富一边说着,一边用轮椅推着母亲在落日的余晖中慢慢的散步,这个画面是人性而美好的,构成了一幅彰显传统美德的美丽画卷。

中国南通妇联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2009 www.ntwomen.org All rights reserved
南通市妇女联合会(ntwomen.org)备案号:苏ICP备11031341号
地址: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行政中心 电话:0513—85099331
建议使用: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颜色